刘長生搖头,道“俄何將軍本意只是要張苞前去相助,但帮人帮到底,这五千軍人數不多,但都是精锐,—來正好借此机會练乒,二來也是向羌族多學些骑乒經验,多余的人馬就不必帶了,羌族之乒足矣!”

赵云微微点头,“孑益准备何時出发?”

刘長生答,道“軍情緊急,俄何將軍來回—趟,己經耽搁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