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37:找真相

权无殇的眼睛起了一层水雾,原来那人来自义城,原来香囊上所绣乃是三醉芙蓉,自己这些年大江南北都去了,唯独就没有去过义城。

“哎,我的画。”卿颜在身后大喊已经远去的权无殇。

“怎么又回来了?”雪卿羽正在摆弄桌子上的五子棋,一个人自娱自乐,见对方不说话,抬头,明媚的笑容:“权无殇,有事?”

“三醉芙蓉。”

“你也想要?云梦山的土质我研究过了不适合栽种三醉芙蓉,不过我倒发现云梦山有个地方适合栽种神医谷的百香果,可以卖你两棵树苗。”

雪卿羽右手掌心向上伸到权无殇面前,权无殇不解。

“银子啊,总不能白给你吧!我可是花了心血就得几棵树苗的。

没有银子用别的抵债也行,你可是权氏二公子,不缺珍稀宝物。”雪卿羽伸手就去抓权无殇胸前的衣襟,因为他站着,比雪卿羽高,雪卿羽就不得不往自己面前拉,一坐一站,角度问题,权无殇被迫前倾着上半身,任凭雪卿羽伸出的左手魔爪伸到他的衣襟里摸索钱袋。

“咦,这钱袋又精致又漂亮,”雪卿羽翻来翻去的看,似乎在回忆:似乎与我的钱袋一模一样呢,只是这上面的绣花颜色不一样。

雪卿羽想起初离对自己说过的遗失过的一对钱袋里的一只,所以另一只就被收起来了,没有再用过。

随口就问:“你在哪儿捡到的?初离说我遗失好多年了,便一直不用,这一回入云梦山哥哥却让我带上,你看,这是我的,”

雪卿羽从怀里也掏了一个出来递给权无殇让他看证明自己没有讹他,没有信口开河。

雪卿羽已经将手里的钱袋里的东西都翻了一个遍,果然与她的配置一模一样:“这里面的芙蓉干花和叶子,可以与油,酒精,醋,浓茶等调敷外用消炎,还有我画的辟邪符”,雪卿羽上下认真打量权无殇:“你体质容易招惹邪祟,灵识干净,清明,命格特殊,正是邪祟最佳夺舍之体,我把这辟邪符重新给你画一张。”

雪卿羽从腰间取了黄表纸,咬破食指,隔空画符一气呵成,装好,重新塞到权无殇怀里:“你别生气我刚才的玩笑话,这钱袋定是我什么时候送给你的,只是我不记得了。待会记得把买百香果的银子送过来给我。”

雪卿羽想的简单啊,如果这钱袋真的很重要,哥哥早就想法子寻回,哥哥说过钱袋上有属于义城芙蓉花的灵气,他经常出入云梦山,既然知晓在权无殇身上而没有寻回,就只能说明一件事,是自己亲手送出去的。

权无殇蒙头蒙脑的走出屋子,走到屋外,坐在屋檐下,难道那场大爆炸让她灵识受创失去了记忆?

义城,他要去义城,他要知道为什么。

雪卿羽摩挲着手中的棋子,不应该啊,这个权无殇小的时候一定是个小正太,自己这个颜值控既然和他一起玩耍过,怎么会一点印象也没有?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