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99:还是自己的思想比较龌龊

有时候顾忌着她的肚子,他虽没有禽兽的对她做什么,大掌却总喜欢在她身上轻擦,以纾解内心的饥渴之意。

可是....

今天却不一样了。

他一边给自己的身上涂抹药膏,一边心想着半个时辰之前在那软榻之上自己是怎么了,怎么就力不从心了....

他抿着唇也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来,将药膏拿了一钵在掌心,心想着待会儿等用过了晚膳,让她帮忙给自己涂抹一下后背。。

南宫离草草的束好自己腰带出门,到书房内室的时候,慕雪还保持着那样的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