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三章 出席宴会

傅氏。

“路总,这是前台让我交给您的。”

“我知道了,谢谢。”路小言结果一看,是一张邀请函。

傅靳岚的母亲举办了一场盛宴,邀请路小言出席。

“铃铃铃。”

与此同时,电话响了起来。

路小言看见了这个号码,眉心一蹙,但还是接通。

“什么事。”

“好久不见了,小言。”栾筱阁的声音传来。

“是么,我可是昨天在电视上才见到你。”路小言声音带着一丝的讽刺。

“出来见一面吧。”栾筱阁主动邀约。

“可以啊。”路小言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,无论栾筱阁用什么手段,路小言都不会有丝毫的惧怕。

老时间,老地点。

又回到了熟悉的咖啡厅,可惜早已经是物是人非。

“栾总好雅兴,公司不忙了么?”

“只要见你,我随时都会有时间。”栾筱阁点了一杯咖啡,将菜单递给了路小言。

“一杯茉莉花茶。”路小言将菜单搁置在了一边,“我还得谢谢栾总的厚爱。”

两个人不过说了几句话就剑拔弩张了起来。

“小言,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没有想要害你的意思,但是还是希望你能尽早地离开傅氏,我不想成为你的敌人。”栾筱阁神色认真,要是换做从前,路小言可能还会犹豫,甚至听他的话。

“栾总,还请您收起您的忠告,还是那句话,我不会离开的。”

如果真不想伤害,那么一开始是谁处心积虑地接近她呢?

路小言不想揭穿他的阴谋。

“小姐,这是你的茉莉花茶。”服务员将路小言的饮品送了过来。

“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喝茉莉花茶了,我记得你一直都喜欢咖啡啊?”

路小言笑了笑,“那只是你以为。”顿了顿,她继续说,“不要以为你很了解我,这个世界上了解我的人已经死了。”

栾筱阁自以为了解路小言,殊不知他对真正的路小言一无所知,从这几次的简单交锋来看,栾筱阁全是败绩,无一例外。

“傅靳岚母亲的邀请函你也收到了吧。”

路小言轻轻抿了一口茶水,“收到了。”

“你不是不喜欢和傅靳岚扯上关系么,为什么你还肯接受他母亲的邀请?”

“栾总。”路小言打断了栾筱阁的话,“这些事貌似不在你管得范围之内,服务员,买单。”

话不投机半句多,路小言买完单准备离开,临走之前还不忘交代了一句。

“栾总给的“福利”我照单全收,还有别的花样您尽管拿出来。”

说完,路小言便扬长而去。

栾筱阁点的咖啡这才被端了上来。

他记得路小言以前喜欢喝美式,所以在她之前就为路小言点了一份,没想到美式还没做好,他就已经走了。

栾筱阁拿着那杯美式喝了一口,“真苦。”

“苦么?”苏夏岚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栾筱阁的身后。

她自觉地坐在了栾筱阁的对面,“美式要加一些糖和牛奶口感才更好。”

“是么?”栾筱阁苦笑一声,“加了再多,本质也不会改变。”

苏夏岚打量着栾筱阁,似乎一眼就能将其看透,“我哥的事,是不是你指使人做的。”

这件事也是路小言心中的一根刺。

“我说不是,你会信么?”栾筱阁的眼里滑过一丝的受伤和落寞,随即恢复成原来的模样。

“最好不是,不让我不会放过你的。”苏夏岚犀利的目光扫了过去,“茉莉花和咖啡是两个品种的东西,注定不能相容。”

等到苏夏岚走了,栾筱阁的脑海里仍旧回荡着这句话。

傅氏。

“嫂子,明晚的礼服你选好了么?”苏夏岚笑意盈盈的进了路小言的办公室。

路小言面前的文件堆成了一座小山,她抬起头,“我现在穿的不行么?”

“嫂子,哪有参加宴会穿职业西装的呀。”苏夏岚赶紧走了过去,“要不我帮你选一选?”

“好,你看着办吧。”反正路小言也没有时间,说完她继续埋头工作。

苏夏岚坐在沙发上,曾经有几个瞬间,她傻傻的分不清路小言和傅靳岚,仿佛他们是一个人一样。

转眼到了舞会的时间,路小言也提前将工作做好。

“嫂子,快来试试你的新礼服。”苏夏岚将路小言带到了化妆间。

几分钟过去了,路小言才从更衣室出来,裙摆拖地,烈艳红裙仿佛长在了路小言身上一样,完美契合。

吊带的设计露出了她精致的锁骨和白皙的皮肤,一双眼睛炯炯有神,给人美艳之感。

苏夏岚自知阅人无数,但是在看见路小言的那一瞬间,还是忍不住赞叹。

“嫂子,你太美了。”

“是么?”路小言将身体调理了一段时间,没有之前的纤细,反而更加性感。

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她好像已经很久没有穿上晚礼服了。

“走吧,嫂子你今天肯定会艳压群芳的。”

相比之下,苏夏岚则是换上了鹅黄色的连衣裙,裙子上的羽毛设计增加了少女感。

当苏夏岚出现在宴会上的时候,所有人都笑着打招呼,她一直都很美丽,完美的诠释了性感和清纯完美融合。

但是当路小言出现时,大厅里的所有女人似乎都黯然失色,不少女士在看见路小言的时候,都把她当成了眼中钉,

她美的如尤物一般,让人不舍得移开眼。

许多男士主动凑近向路小言示好,但是都被路小言拒绝了。

“切,不就是仗着长得好看了点么,有什么能耐。”总有些吃不到葡萄还说葡萄酸的女人。

路小言完全不在意这些流言,只当没有听见。

她淡然走到了角落处的地方,隐去自己一身的光芒。

“各位,欢迎大家来参加傅氏的宴会。”傅靳岚的母亲亲自主持,灯光下,傅靳岚的妈妈虽然瘦肉,但是眼神犀利,气势不可挡。

路小言站在角落看着她,就像是再看曾经的傅靳岚一样。

有其母必有其子,傅靳岚一身的气势原来是遗传母亲。

在傅靳岚母亲看不见的地方,路小言悄悄抹去了眼角的泪水,她又开始想念他了,控制不住的思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