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9:逍遥爱情故事二

秦道孤仙 其貌不样 3210 字 1个月前

谈及到了钱媛,林旭脸上顿时眉飞色舞,笑容满面:“我媳妇乃是天下少有的绝色,当初追她的人能从齐下学宫排到南方,可是你说气人不气人,她就是一眼相中了我,之后丈母家催得急,我们奉旨成亲,如果不是这该死的南方战事,我一定得让我媳妇给我生几个大胖小子……”

这时,林旭环顾了一眼四周,见营帐之中只剩下两名女人,林旭抿嘴低声说道;“逍遥大哥,我想你也不喜欢权利,这一点兄弟我跟你一样,但是这绝色佳人谁不喜欢啊!在咸阳的时候,每次我从梦中醒来,一看到我媳妇,我就高兴的咧不住嘴,这种仙女能成为枕边人,我此生已经无憾啊!”

想起自己家里的那位,林旭心中也是倍感喜悦,他这一生跌跌撞撞,有时甚至如履薄冰,不过这上天还是送给了他一件珍贵的“礼物”——钱媛,这个心细如发的女子,因为有她了,林旭也有了为之战斗的理由。

“真酸!”

李逍遥震臂拂了拂袖,像是想要驱散空中的那令人作呕的腐朽之味。

“哎,逍遥大哥,你这就错了……”

林旭用醇厚的声音反驳道:“你是没有爱过,虽然我也感觉爱情是个扯淡的东西,但是不得不说它令人沉醉……”

李逍遥与林旭的关系已无需让外人多言,他们虽不是亲如兄弟,但却也是这世间最为密切的铁哥们,否则林旭也不会对李逍遥说如此隐晦的事情。

“是啊!爱情的确是个极其扯淡的东西,不过它不如这美酒,美酒醉人,但是爱情……呵呵……它令人抓狂!”

听到林旭的话,李逍遥这次竟然没有辩驳,他有些惆怅的点了点头:“我也没想到这一个“情”字,它竟比我的剑还要伤人!”

李逍遥脸色唏嘘,那英俊的面容也因为这少许哀叹而多了一些愁容。

看到李逍遥那愁苦的面容,林旭一怔:“逍遥大哥,你的人生如此美好,何故长叹啊?”

李逍遥是林旭最为羡慕的人,生性洒脱,放荡不羁的李逍遥活成了林旭想象中的样子,每个男儿幼时的梦想应该都是就剑走天涯。

林旭认识那么多人,其实他最羡慕的人却还是李逍遥!

乘风天地间,诛剑斩妖邪!

此刻的李逍遥已经成为了天梯境的强者,如果这个消息传到大陆的话,想必不会有人再叫他“小剑仙”了吧。

现在的李逍遥已经是一位当之无愧的“剑仙”,等闲的天梯境哪里能接他一剑!

李逍遥对着那两位袒胸露乳的女子摆了摆手:“你们都走开……”

“是,大人!”

那两位女子自然不敢违抗李逍遥的命令,她们对着李逍遥行了一礼便转身向营帐外走去。

见两人已经离开,李逍遥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,咕噜咕噜,李逍遥一阵豪饮,直到半分钟后,“啪叽”一道声音传来,那个精美华丽的酒盏被李逍遥摔得四分五裂。

李逍遥舒舒服服的打了一个饱嗝,看到林旭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,李逍遥迈动双脚,颤颤悠悠的

飞到了林旭的面前:“林兄弟,你要听我的故事吗?”

一听到这句话,林旭重重的点了点头:“当然,我求之不得!”

李逍遥是何其人也?虽然林旭对李逍遥的过去一无所知,但是他也听过李逍遥的故事。

当初妖姬也曾经谈及过李逍遥的身世,而“鲁公子”也曾表示对李逍遥的厌恶,种种迹象表明李逍遥就是当年的鲁国驸马爷!

鲁国灭亡后,《大陆通世》记载末代鲁王的一对儿女秘消失,“儿”当然是鲁国世子——端木唯清,“女”则是鲁王的女儿,李逍遥当年则差点成为了鲁国驸马爷,他的故事定然比其他人的更加丰富多彩。

“嗝~”

李逍遥又打个一个饱嗝,然后他对着林旭莞尔一笑:“我的故事啊……我当然要从一本剑典说起,说起那本纵横家的剑典,我就非常的开心!”

听闻李逍遥的话,林旭浑身骤然打了一个机灵,他的情绪也在这一刻之后再也难以平复;“纵横家?你说的是诸子百家中的纵横家?”

林旭的声音充满了震惊,李修缘的剑术竟然出自纵横家,这的确是出乎了林旭的意料。

纵横家;谋圣鬼谷子创立的学术流派,合纵连横,纵横捭阖,在战国数百年的时光中,几乎处处可见纵横家的身影。

这些人朝秦暮楚,事无定主,反复无常,设第划谋多从主观的政治要求出发。

纵横家走的是精英路线,这个流派的人数并不是很多,但是代代都出精英,列代纵横家的弟子都是战国中最为显赫的人物。

纵横家有两大法宝”,一为口才,二为剑术,这两大法宝让他们在战国中立于不败之地。

李逍遥耸了耸肩,他当然知道林旭为何震惊,毕竟自大秦帝国统一天下后,纵横家已经消失在了大陆许久年。

“呵呵……”

李逍遥大笑道:“是的,就是那个纵横家,不过我修行的只是一本纵横家最为基础的剑典,我不是纵横家的弟子,更不是它的传人,纵横家早已消失了很多年,大秦帝国也已经统一天下很多年,这个世道已经不需要那些诡辩之才,他们……该消失了!”

李逍遥眨了眨眼睛,不过最后几个字他说得却是格外的严肃,他虽然修行纵横家的剑典,但是就算他自己也认为纵横家该消失了,这个大陆已经有了很多野心家,如果纵横家的人都想参与的话,受苦的只会是平民大众,大陆的局势也会因为他们的加入而更加的云谲波诡。

“真是厉害!”

林旭对着李逍遥由衷的赞叹道:“仅凭一本纵横家的基础剑气宝典,您竟然有了这样的成就,如果让那些苦苦追寻罗睺参之人知道的话,恐怕他们会羞愧致死吧!”

如果单单只论修行天赋的话,除了高高在上的皇帝,林旭是这个大陆的顶级天赋,但是他也有许多自愧不如的地方。

有些东西,就算他穷其一生专研,他也不一定会是其他人的对手,就如这剑道的成就,李逍遥的剑道造诣是一座难以企及的高山。

这是与生俱来

的天赋,再怎么努力都是徒劳的,因为这是老天爷赏饭吃。

听到林旭的赞美,李逍遥只是笑了笑,脸上没有半分的得意,塞翁得马,焉知非福,他是这个大陆的剑术大家,但他失去的东西或许比得到的还有多。

”我并不是鲁国人!”

李逍遥紧接着说道:“但是鲁国却是我的第二个故国,在那里我认识了很多人,其中就有鲁国的世子与他的妹妹!”

想起那段时间,李逍遥突然又笑着摇了摇头:“我是一个平凡的人!”

这时,林旭眉头跳了一下,不过处于对李逍遥的尊重,林旭并未打断他。

李逍遥的话语再次传了过来:“我的剑术平平,端木与我同岁,我原以为我认识的只是一对普通的兄妹,可是他们却是鲁王最为疼爱的儿女……”

听到“剑术平平”四个字,林旭险些没有忍住,但是一听到鲁王的儿女,林旭再次压住了自己内心的不忿。

那个“鲁公子”——端木唯清曾经有恩于林旭,况且这件事涉及到鲁国的秘辛,林旭也知道当年李逍遥与鲁国王室发生了什么。

李逍遥的声音温润如玉,蓦地,他眯起眸子,一脸严肃的看着林旭;“端木唯清,鲁国末代世子,想必你已经见过他了吧!”

林旭点了点头:“当然知道!”

李逍遥缓声说道:“故事虽然曲折,但是却很俗套,日久生情,我与鲁国的公主相爱了,那时我虽然刚显露修行天赋,但是在王族眼中,我也还是那个破落户,鲁王自然也不会让他的宝贝女儿嫁给我……”

林旭点了点头表示理解,当初钱母也不同意他与钱媛的婚事,如果不是钱老爷子的默许,钱母肯定不会在短时间内同意两人的婚事。

钱家并不是什么大户之家,但是钱母一开始也想的是门当户对,她更想让钱媛嫁给同身为官宦之家的丁淮,她老人家都是如此,更别说站在大陆权利顶峰的鲁王了。

童话故事固然好听,但是却不现实,拯救公主的骑士,但是公主嫁的人必定是王子。

李逍遥的故事并不新奇,他只是遭遇的事情,多数男人都会经历,只是他所喜欢的人是一国公主,而他的老丈人是当年的鲁王,鲁王的眼光自然也比其他人眼光更高。

李逍遥走到了案箸面前,他又从上面拿了一盏酒杯,然后慢慢的倒了一杯;“这些年她都在找我,这件事我知道,我为什么躲在这个小部落不敢出去?因为我知道她来到了南方……”

“她的兄长和我都在这里,以她的性子,她自然会找寻我们!”

听到李逍遥的话,林旭心中咯噔一下,他张嘴询问道:“鲁公……呃,端木公子也在南方!”

“呵呵……”

李逍遥嗤笑了一声:“端木唯清,他是我见过最没胆量的男人,空有天三的境界,那么大的祖业不管不顾,竟然让她的妹妹抛头露面,真是……妄为男儿身,这种人死不足惜!”

“什么?”

林旭惊呼道:“端木公子有天三的境界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