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四二章蝗灾

那官没说太多,放下话之后,先去后边休息了,搞的曹县令心里忐忑不安的。那官明显是高于曹县令的,对县里的人,并没有正眼得看,连曹县令说陪着都没让,只是说了句好好办好你的事情就行了。

曹县令没有办法,送完上官,就赶紧回到大堂,唉声叹气不止,示意县丞和白师爷一起商议。我在大堂门外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,忙施礼请示,曹县令伸手让我进去,我身后的邱大哥也要跟着进去,却被管大哥拉住,两人站在门口,守着门未进。

我不由暗赞管大哥心细,因为他们的级别还未到能和县令县丞大人一同共座商议的地步。

我看着曹县令面色阴沉,县丞大人也是低着头不说话,包括那白师爷也是一副皱着眉头的样子,我不由暗自纳闷,这是怎么着了?

但他们不说我也不敢问,也就跟着一起皱着眉一副发愁状。

半晌,却听曹县令说道:“这件事,你们怎么看?”县丞和那师爷都摇了摇头.

县丞大人说道:“我看,咱不如悬赏请能人吧,我们这几个人,就是急死也解决不了呀,这可是大唐上下都没有解决的问题呀。”

那白师爷也点头道:“不错,这种事情,由来已久,都是看天,观今年这光景,我看,祸害不能小了,可是,多少年了,也没见天下有什么能人可以把这事解决掉。”

显然是无没有办法。

我纳闷:难道又是有了什么棘手的案件?让他们都束手无策了?不会让我现在就要破大案吧?我可是一点经验都没有的呀。

我不由心里一紧,赶紧又坐低了些。

曹县令气愤道:“你们说,怎么才能让这些害虫全部灭绝,如果可以,我真想生吞了他们!”

嚯,看来还不是一个两个,而是一堆,不会是黄巢大哥的事又犯了吧。

我心里一惊,不由的把身体又缩了缩。

偏这时,却听曹县令转首问我道:“战勇,你可有什么好办法吗?”

我一楞,这,我都不知道什么情况,怎么有办法呀。古代都是这样安排下属工作的吗?我也不会算呀。

我苦笑道:“大人,能否告知小的是什么事吗?”

曹县令一听我这话,不由的笑道:“唉,你看,这事,把本官都给气糊涂了,真是,来来,你看一下,这是上方传来的令文。”

说着,把一个卷轴给了我。

好在我这大半年的古文底子已经非常可以了,断文识字的事还算难不到我。我打开慢慢看着,

一看之下,心中大定,原来并不是什么黄巢的事情,而是天下食粮的天敌——蝗虫!

上令文写道:今年已有多地发生蝗灾,眼看大灾之年已成,希望各县能想尽办法解决问题,否则的话,上至州道府下至上下县的官员,都要受责罚。

偏是蝗灾年年有,而却无人能够解决。

在现代我就清楚,在古代,蝗虫的危害之大,几乎使全天下的百姓都失去了粮食,每到收种之年,必然有蝗虫侵袭,把快要收的粮食啃食的所剩无几,然后就是灾年,百姓生灵涂炭。

没想到今天还真让我遇见了。

感觉这事可笑,我不由的一笑。

没想到这一举动,却让他们三个人楞了。

“战勇,你可是有好办法解决蝗灾?”曹县令高兴的问道。

县丞大人和那白师爷也是满眼期待的看着我。

我尴尬的一笑道:“这个蝗灾嘛……”我拉着长音道。

把三个人的头都引的长长的。

“也不是不能解决。”

我一语定音。

三人大喜,都激动的拉着我道:“你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?快快说来。”

我忙道:“各位大人,切莫先急,容我好好想想再一一讲来。”

那三人到也是明事理的人,都知道这蝗灾不是一下子就能解决的,见我既然有了办法,也都不急于我一下子就说出来。

三人请我坐于座上,曹县令忙命下人上茶,县丞大人亲自为我上水,白师爷为我斟茶。

这份待遇,还是很少见的。

不过,我可不敢安然就座如同老大爷似的。

正当我思虑周全后,想说之时,那曹县令已然忍不住道:“战勇,只要你能把这个问题解决了,我立刻上表为你求下县尉一职,而且,还要有大大的封赏。”

哦,还有这样的好事,看来如果解决了这个问题,根本不用再等个一年半载的了。想出口的办法,我又先闸住了,没准,还有更大的好处呢,我可要等上一等。

见我不说话,县丞也说道:“兄弟,只要你能解决蝗灾,本官这位置给你也没有问题的。”

这当然是县丞大人说说而已,我忙道:“不敢不敢。”

“有什么不敢的,只要能解决了蝗灾的问题,我这位置都可以给你,更何况县丞的位置了。”曹县令急着道。

不过他说完,县丞大人的脸色马上一紧。

我心知,县丞大人自已说那是个态度,而县令大人说,那县丞大人能不紧张吗?

我笑着道:“曹大人,使不得,使不得,能为大人分忧,正是小的职责所在,理所应当的事情,不是为了求官的。”

曹大人和县丞大人都夸我明事理,不过我突然又问道:“不知大人解决这问题想出多少银子?”

此话一出,三人脸色怪怪的。

估计三人想:原来这位不是为了求官,而是为了求财。

我立时知道他们的心思,忙道:“各位大人不要误会,小的是有办法,但想大面积的解决这些问题,不是我一个人出力出钱就能解决的。我的确是需要一定的银两才能解决。而且,我保证,为此事,我可以捐钱捐物,不计酬劳。”

这话一出,三位大人看我的眼神都不大一样了。

伸明大义,仗义疏财!

他们脸上写的尽是这些。

我心里暗笑:“解决问题是解决问题,但让我全捐了,我是不干,最好,还能捞些才是。”

曹县令大气的道:“只要是县衙里有的财和物,你只要能解决,全数归你所用!如果不够,本官再来想办法。”

“对对,我们一起想办法,只要能解决问题。”

我心里想着,这就好办了,于是我站起身道:“如果大人真的能这样做,我敢保证一点,小的虽然不能把蝗虫灭的一个不剩,但却可以调集所有全城的人,像摸金一样捉蝗虫。”